通比牛牛棋牌

中國足球需要改籍國腳嗎?歸化捷徑我們沒法學日本

  • 時間:
  • 瀏覽:17

  

  10月16日晚間,中國香港做客對陣印度尼西亞。這本身是一場完全無法引人注意的國際足球友誼賽,但在這場比賽中,中國香港隊一名球員的出場卻令人驚訝。

  他叫做中村佑人,今年31歲,父親是J聯賽豪門浦和紅寶石的總經理。他在本月13日剛剛拿到了中國香港護照,成為了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公民。

  出生在日本的日本球員代表中國香港比賽,可以說中村佑人是一個十分典型的歸化球員。而上個月,有關于北京國安試圖引進2名具有中國血統球員的消息不脛而走。

  歸化,距離我們中國足球還有多遠?這條路究竟能夠給我們帶來什么?我們究竟有沒有意義去做?

  

  中村佑人的選擇

  看過國足與中國香港隊比賽的球迷都很清楚,中國香港隊陣中的球員來自五湖四海。

  就拿大家最熟悉的法圖斯來說,這位已經38歲的貴州隊中后衛實際上曾經是一位具備尼日利亞和加納雙重國籍的非洲球員。2012年,在中國香港旅居7年的法圖斯在香港足總的游說下,終于決定加入球隊。

  2015年,他正式獲得中國香港護照,以35歲高齡成為一名“港腳”。

  翻看中國香港最為著名的球隊杰志隊的名單,就會發現30人的一線隊名單中總共有11名球員在擁有中國香港護照的前提下,同時擁有其他國家與地區的護照。而這11人之中,又有9人具備代表中國香港隊出戰國際A級賽的資格,這就包括了剛剛歸化成功的中村佑人。

  

  中國香港客場對印尼的首發,從名字就能夠看出,中國球員只有4位,8號為中村佑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9人之中,還有3名球員是從中國足協轉投香港足總的。他們分別是隊長黃洋、門將王振鵬和郭劍橋。黃洋出生在上海,曾經在上海申花踢過球;王振鵬和郭劍橋都出生在東北,前者曾經以替補身份跟隨大連實德拿到2005年中超冠軍。

  這種“曲線救國”的方式也算是給一部分在中國大陸缺乏競爭力的球員提供了全新的發展平臺。

  除此之外,中國香港隊中還有英格蘭人、巴西人、西班牙人等,那么他們的國籍怎么辦?

  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解釋》,中國并不承認雙重國籍,但對于同時擁有中國香港護照和其他國家護照的公民來講,只是將其他國家的護照視作外國證件,不視作外國國籍。

  類似的,日本也并不承認雙重國籍,但該國的相關部門對于此事始終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只要當事人不主動對日本政府申報,那么他的日本國籍就會被默認保留,所以中村佑人按慣例來講也不會丟掉日本國籍。

  

  中國足球的江湖,他們懂嗎?

  眾所周知,作為一個移民國家,美國十分擅長通過歸化的方式來吸引各行各業人才。至于體育這個層面上,由于20世紀移民潮的出現,導致很多人都具備比較復雜的血統背景,這就給了各國足協爭搶人才,球員在幾個“祖國”之間搖擺不定提供了土壤。

  例如剛剛決定代表牙買加隊踢球的勒沃庫森小將利昂·貝利,他同時具備代表比利時和英格蘭踢球的資格,最終是因為牙買加足協答應了球員某種條件,才讓他決定穿上牙買加球衣,但這為之后雙方的一些糾紛埋下伏筆。

  但在中國,足協想要歸化球員或者吸引混血球員來代表國足比賽,文化之間的巨大隔閡也是個棘手的問題。

  首先就是中文的難度。足球是團隊運動,要想讓11名場上隊員做到精誠合作,交流就必須做到盡可能的無障礙。

  有人可能會說俱樂部的外援也都不會中國話,他們不是踢得很好?但國家隊畢竟不是俱樂部,球員與球隊之間是依靠工作者合同來作為紐帶維持工作關系,如果不接地氣,恐怕也不會有很好的結果。

  在這方面,中國球迷比較熟悉的例子就是前些年的卡塔爾。該國為了短時間內出成績歸化了大量的南美球員,雖然在亞洲賽場上具備一定競爭力,但伴隨著這批球員的年齡增長,各種弊端都顯現了出來,例如成年隊成績下滑嚴重,年輕球員跟不上來等等。

  而說到北京國安的兩名緋聞混血球員,延納里斯和侯勇勇都自幼生長在國外,他們接受的是西方的文化教育,要想融入中國社會環境就需要一定的時間,更何況是情況復雜的中國足球?

  

  短期提升實力,這才是歸化的內核

  招募別國球員為本國效力,最深層次的原因在于什么?這個問題必須要搞清楚,否則會本末倒置。

  對于歐美足球先進國家來說,他們這么做的目的與各大豪門俱樂部在轉會市場上明爭暗斗差別不大,就是為了搶奪人才。

  但對于像中國這樣的足球發展中國家,做這件事的目的只能有一個:那就是在較短的時間內日提高球隊的實力,并且能夠利用這些球員在別國學習到的先進足球理念為中國足球服務。

  就像過去日本隊一樣,他們歸化了很多巴西球員幫助他們在世界杯預選賽和亞洲杯上爭奪成績,但在自身的足球人才培養體系建成之后,純粹的歸化球員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我們還以延納里斯為例。他是一名混血球員,還有一定的黑人血統,長時間在英冠擔任主力隊員,無論是比賽經驗還是各方面能力,都應該強過中國本土球員。

  另外,他出道自阿森納青訓營,接受過世界頂級豪門球隊的人才培訓,在這方面可以給中國足球帶來不少的先進經驗。如此看來,這樣的人才引進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但是,以上說的都是一種理想狀態。

  

  歸化=高水平?錯!

  歸化(混血、華裔)球員的水平就一定比中國本土球員高嗎?答案是否定的。記得在大概在3年以前,有一名叫做王毅的華裔球員在尤文圖斯青年隊踢球,他的祖籍是中國浙江,理論上可以選擇中國隊。

  當時中國的很多媒體都對這名小將進行了追蹤報道,王毅本人也信誓旦旦表示如果能夠得到中國足協的征召,愿意穿上國足戰袍。但幾年時間過去了,有關王毅的故事不了了之。

  現年只有20歲的他在離開尤文之后,先后去過卡爾皮等隊踢球,在今年夏天與第4級別聯賽球隊博爾戈塞西亞解約之后,暫時還沒有找到新的東家。

  與王毅同時期,還有一名叫做周東澤的巴西籍華裔小將入選了中國U19代表隊。但在與國青隊合練之后,足協和教練發現這名球員的水平很有限,最終無疾而終。

  類似的例子還有一些,在此不再贅述。由此看來,在國外長大并接受國外足球訓練的混血球員、華裔球員的水平并不一定會高過中國本土球員,所以在這些球員的選擇上,必須要擦亮眼睛,決不能夠建立起“歸化、混血球員=高水平球員”的思維定式。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

  歸根結底,歸化球員和足協之間是一種各取所需的關系。

  就像前不久恒大的巴西外援塔利斯卡所說的,如果自己始終不能夠得到巴西隊的征召,并不排斥歸化到別國參加國際比賽,畢竟球員的終極目標是出現在世界杯賽場上。

  那么,中國足球當下有什么東西可以吸引球員嗎?很顯然除了一些物質條件之外,國足在競技層面很難給予這些球員什么。

  所以,吸引華裔球員、混血球員,甚至是歸化球員一事到目前為止,依舊只能停留在一個設想之中,需要去解決的問題太多太多。

  把大量的精力放在研究這個問題上,不如注重一下本土球員的培養,這樣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中國足球積貧積弱的問題。

通比牛牛棋牌